滤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数九寒天高空作业装悬索-【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09:16 阅读: 来源:滤布厂家

数九寒天高空作业装悬索

高空作业、大风呼呼地刮、接近零下30℃的气温,想伸出手来都很不容易,这就是西十一跨江桥冬季悬索施工的作业环境。1月10日上午,记者爬上西十一跨江桥桥面,走近悬索施工人员,看看他们在冬天里是怎样施工作业的。

桥上温度比地面低不少

当日上午9时许,记者身着裘皮大衣,脚上穿着厚棉鞋,从施工通道走上桥面,眼前豁然开朗,仿佛离天很近。自以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中交二公局牡丹江西十一条路跨江大桥项目部副经理刘苗上来就是一顿批评:“你穿这身行头来体验,也不怕刮坏了衣服!你看看我们的工人,每个人都穿着厚棉袄,棉袄外面都缝补好几次了。”原来,建桥施工不比寻常,高空作业量非常大,施工现场钢筋林立,保护用铁丝网随处可见。同时由于桥墩本身的构造所致,工人几乎都站在围绕桥墩搭建的操作平台上,而整个平台以及行走通道都非常狭窄,最宽处不过1米,最窄处也就30厘米左右,因此难免要与钢筋、铁丝网发生刮擦。冬天时刮坏的是衣服,而夏天刮坏的可能就是身体了。

“建桥工,真辛苦,划破了手又划破了裤。”一位穿着褐色工作服的工人师傅见状哈哈大笑,用一句自编的顺口溜帮助记者摆脱了尴尬。当记者穿戴好高空安全保护装备,戴好安全帽准备往高空作业平台上走时,刘苗追上来嘱咐一句:“不论什么时候,如果觉得头顶上塔吊在动,就抬头看看。虽然一般不会掉东西,但万一哪次没绑紧,这个头盔可是挡不住的。”听到刘经理的话后,记者有些打憷,一是出于安全考虑,二也是怕影响工人们正常工作,记者决定在距离江面10余米高的大桥平台上与工人们一起工作。

记者注意到,虽然这里只有10多米高,但由于桥面两侧没有遮挡物,桥上的温度比地面要低得多,风力也比地面上大得多。在工棚外悬挂的温度计上,记者看到此时的温度是零下26.7℃,而当日白天的最高气温是零下14℃。工人们告诉记者,距离江面50米高的主塔温度可以达到零下30℃,平均风力5级以上。

冬季施工与寒冷抗争

当天上午,工地上并不需要混凝土浇筑,前一天做好的混凝土浇筑工程正在特制加热棚里等待凝固。于是,记者被安排到悬索安装队,尝试做比较轻松的扎丝紧绑工作——用细铁丝将两根纵横排列的钢筋从节点处固定住。采访当日,悬索的扎丝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工人们除了要绑紧铁丝外,还要在悬索外绑裹塑料布,以防雨雪腐蚀悬索。

工人师傅给记者做了一次示范,抽出两根铁丝,从节点下绕过后拉回,用扎丝钩拽住收拢到一块的铁丝,手腕轻摇,瞬间就拧出一个既坚固又漂亮的圆圈结,钢筋也被牢牢地锁在了一起,整套操作不超过2秒钟。记者自己操作时自然没那么顺利:铁丝长度怎么不够?原来是要用单根铁丝绕线;扎丝钩怎么拉不住铁丝?原来左手拢丝时要放出1寸长的余量……摸索了四五次,记者也终于打出了漂亮的圆圈结,只是速度太慢,扎一个节点至少需要10分钟。

据刘苗介绍,本桥共两个主缆,每根内含37股平行钢丝索股,每股索股重5.6吨,虽然钢丝是按照梅花形扎法,但要想扎住钢丝依然要扎4000多个节点,工人师傅蹲下身子,一会儿就能扎完一大片,可记者蹲下去10分钟左右,只扎了一个,而且脚已经被冻麻,手也被冻僵,不得不起身活动筋骨。

通过短暂的体验,记者感到冬季施工实在是太艰苦了,但工人师傅们却没有抱怨,他们一边施工一边说笑,在数十米高的工作台上行走像走平道一样。

当记者完成尝试,准备走下大桥时,一位看上去只有20来岁的小伙子在呼喊工友,他大喊说:“我的手脚冻僵了,实在不行了,我先到暖棚里暖和一下。”记者原以为他会到桥下的工房休息,而他却只在暖棚里休息了一会儿。“现在工期紧,上上下下耽误时间,在暖棚里呆会儿,只要手脚感到暖和了,马上就可以继续施工。”小伙子名叫柳晨阳,他这样向记者解释。

此时记者看到,桥面上有一个活跃的身影,来回奔忙,并不时与身边工人交流。他叫张雄,今年28岁,2003年从陕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一直跟随着中交二公局的步伐,他曾参加过北兴塘大桥、钱塘江九桥等8个大型桥梁建设项目。而从他来到牡丹江西十一跨江桥施工现场后,就一直承担着现场技术主管的职责,带着一帮兄弟刻苦、勤劳地忙碌着。

他对记者说,现在在这座跨江桥上作业的工人都曾参加过多项大型桥梁建设,他们悬索桥的建设经验非常丰富,只是北方的低温让这些常年在南方工作的工人们有些吃不消。工人们现在每天早上7点钟上桥,到下午4点半左右下桥,虽然工作时间不太长,但仍感觉体力透支很大。其中有的人到这来干几天后,实在是无法忍受这里的低温,就离开了,但现在还有100来名工人在此坚持工作。张雄说,之所以要在冬季做悬索施工,主要是为了在今年开春之前,做好主体桥梁的体系转换,以防止春天上游冰雪融化后,流下来的冰块冲击临时桥墩,对桥梁产生破坏性影响。

中午12时左右,当记者准备下桥时,那位20来岁的柳晨阳喊住了记者:“以后大桥建好了,可别忘了我们啊!”只见他黝黑的满是笑容的面庞上,露出一弯雪白的牙齿。

很多工人都是以桥为家

下桥后,记者与刘苗经理聊了起来。他家在山东菏泽,先后参与建设了西侯门大桥、江东大桥、泰州大桥等。2011年,他来到我们牡丹江西十一跨江桥建设工地。“看着桥一天天长成,爬到50多米高的顶部,将整个牡丹江尽收眼底时,心里感觉特别舒展。”他自豪地说。近十年来,刘苗一直与桥为伴。他有两个家,一个在山东菏泽,另一个就是工地的工房。平时他就住在桥下的工房内,每年他在家最多能呆上半个月。从这个家到那个家总是步履匆匆,一家人团聚的欢乐,总是那么短暂。更让记者意外的是,在他从事桥梁建设的5年时间里,他在工地上过了三个春节。“其实不止我一个人,工地上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这样的。因为工期紧,很多人都以工地为家,都感觉亏欠老婆孩子太多,没办法,干这一行就是这样。”刘苗说。

正是这些建桥者默默无闻地坚守岗位,才让西十一跨江桥的各项工作都能如期完成。记者从市建设局获悉,西十一跨江大桥工程将于2012年10月通车,目前桥梁主体工程已完成引桥第一至第四联、主桥全桥及南北岸赔重跨混凝土浇筑,占全桥的90%。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西十一跨江桥将成为我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记者感言】

这是一场不分严寒酷暑的战斗,一场全天候的战斗。桥在他们脚下延伸,天堑变为通途。我们的桥梁建设者,创造着这个时代的奇迹。春华秋实,大桥在阳光下展示着壮丽的线条之美,胜过那天边的彩虹。

(责任编辑:臧淼)

自动剪脚机批发

破碎机除尘器

库存日用化学品

无锡格力空调新型环保冷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