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关于张作霖的民间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54:59 阅读: 来源:滤布厂家

清朝光绪年间,黑山县半拉门有个叫常士贵的财主。

这天,常士贵在家里正抽着水烟,管家来报,杜泮林前来拜访。杜泮林是常士贵的同窗,两人私交甚厚。见面客套一番之后,杜泮林说明来意:“老朽听说老弟有位寡居的外甥女,今日特来为其说媒。”

常士贵一听这话,一个劲儿地摇头。原来,常士贵的外甥女名叫戴春英,长得如花似玉,十年前,经常士贵介绍嫁给了捕头何大英之子何魁。这何魁是个纨绔子弟,娶了个漂亮媳妇还不知足,经常去烟花柳巷之地寻欢作乐,平时对戴春英是非打即骂。也许是报应吧,何魁最后猝死在一个窑姐的床上。何魁这些年的挥霍无度使何家早成了一个空架子,他死后,债主就纷纷找上门来。为了替夫还债,戴春英变卖了所有能变卖的物件儿。这时候,常士贵觉得当初就是因为自己保这媒,外甥女才落得如今这个下场,心里实在不忍,便想托人为戴春英找个好归宿。谁知,戴春英心如枯井,不领常士贵的好意。

如今,常士贵听杜泮林这么一说,就劝杜泮林不要打这个主意了。哪知杜泮林诡秘地一笑:“老弟,以前她不同意,那是姻缘未到,现在姻缘到了,没准她就答应了。”常士贵听杜泮林话中有话,就问男方是何许人也。杜泮林说:“男方是辽西巨商,十分仰慕令甥女春英,所以请老朽前来说和。”常士贵也不问男方姓甚名谁,一听是个巨商,马上就答应陪杜泮林一同去劝说外甥女。

令常士贵没想到的是,戴春英竟真痛痛快快地应允了。

戴春英为什么答应这桩婚事了呢?原来,自打丈夫去世,她日子过得虽然清苦,倒也落得一身清静,这才几次三番拒绝舅舅的好意。偏巧这天,门外来了个算命先生,戴春英心中烦躁,就将算命的叫进来,给她相相面。算命先生围着她绕了三圈说:“夫人年少父母双亡,婚后寡居,但夫人不日即将有喜啊!夫人命占三才,乃大富大贵之命。”那时候,妇女改嫁颇受人非议,所以,听算命先生这么一说,戴春英非常不高兴。算命先生道:“夫人,我走南闯北这些年,也没见过像您这样命贵的女子,您有一品夫人之命啊!我把话撂在这儿,要是不准,您就拿我的脑袋当球踢。要不这样,算卦的钱我不要了,等我的话应验之后,夫人再加倍赏我就是了。”

这事过了没几天,常士贵就带着杜泮林来给她说媒。戴春英听说男方是个巨商,就想起几天前算命先生的话了,莫非自己真到了时来运转之时?想起自己以前过的那些窝囊日子,越想越气,就答应了杜泮林保的这桩婚事。

第二天,男方便差人送来聘礼,聘礼之丰厚,超出戴春英的想象。

迎亲那天,常士贵见新郎是个气宇轩昂的中年人,便打心眼儿里替外甥女高兴。而轿子里的戴春英心里则七上八下。人家一个巨商,怎么偏偏看上了她这个寡妇?

直到晚上,戴春英一直坐在炕沿上等新郎来掀盖头,等了半天,只等到丫鬟将一盘用老菜疙瘩炒熟的红炒椒端到她面前说:“老爷说了,请新夫人先用餐。等夫人吃完了,他就过来。”

戴春英一见是盘老菜疙瘩炒辣椒,火气就上来了。新婚之夜,居然请新娘吃这样的菜!她刚想发作,转念一想,新郎让她吃这个菜,想必有他的道理。戴春英为什么一见这菜就生气?原来,她的绰号就叫小辣椒。看来,这新郎是借菜向她示威呢!吃就吃!戴春英拿起筷子就将这盘老疙瘩炒辣椒吃了个干干净净。吃完了,戴春英就继续等着新郎来掀盖头。

工夫不大,新郎哈哈大笑走了进来。当红盖头掀起来后,戴春英当时就愣在那儿了,新郎竟是埋藏在她心底多年的老疙瘩!

十年前,也就是戴春英嫁给何魁之前,戴春英的表哥常家庚接她去姥姥家。走到半路,两个人被土匪海沙子绑了票。海沙子让家庚写封海叶子(信),然后让花舌子(土匪里边的送信人)送下山,让常士贵拿钱来赎他们,否则就熬鹰、穿花。乱世之秋,家庚岂不知“熬鹰”、“穿花”的厉害?“熬鹰”就是让人不睡觉,旁边生一堆火,人要是挺不住困极了就倒在火里被活活烧死;“穿花”就是把人的衣服扒光,绑在树上让蚊虫吸干身上的血。为了表妹和自己的安全,家庚只好提笔给家里写了封求救信。

两天后,老疙瘩带着赎金上山了。老疙瘩是常家雇的兽医,去年下乡收租,他从土匪手里冒死救过常士贵的命,因此,常士贵便对他另眼相看。问他叫什么,他只说叫老疙瘩。不用问,老疙瘩是被常士贵派来赎人的。

家庚一见老疙瘩,对海沙子说:“我们家把赎金拿来了,该放我们走了吧!”哪知海沙子一笑:“放你们出去?想得倒美!你们常家家财万贯,想走,让人再送五千大洋来,我就放人!”老疙瘩大怒:“你说话不算话!”海沙子吼道:“来人,把他们给我关起来。等他们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出来见我。”

三个人被关进了地牢。老疙瘩对家庚说:“少爷,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伙土匪稳住。这帮家伙杀人不眨眼,弄不好我们会吃亏。”常家庚感激地说:“老疙瘩,没想到你能冒死来救我们,你的大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老疙瘩说:“少爷,要不这样,您就答应海沙子再写一封信吧!”老疙瘩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提高了声调,然后又在家庚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商量妥当,家庚对看管他们的土匪说他想好了,同意再给家里写封信。看管他们的土匪将这件事告诉了海沙子。海沙子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常家有的是钱,这点赎金不过是九牛一毛。”

老疙瘩说自己愿意送信下山,不过,海沙子得保证不动少爷和小姐一根汗毛。海沙子得意地说:“我说话算数。不过,咱可说好了,要是常家敢带人来剿匪,我就杀了他们!”这时老疙瘩走到海沙子身边小声说:“当家的,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儿想跟您说。”

海沙子疑惑地看了看老疙瘩,刚要说话,只见老疙瘩快速转到他身后,他腰上的两把“二十响”变戏法似的到了老疙瘩手里。没等海沙子反应过来,老疙瘩就打开了两只枪的保险,紧接着,用左臂紧紧勒住海沙子的脖子。

海沙子惊叫:“你要干什么?”老疙瘩吼道:“干什么?放我们下山!谁让你说话不算话?本来,你可以得到五千大洋,但是你贪心不足……现在,我让你一个子儿也得不到!”

燃爆三国无限元宝版

冲吧三国bt版

真三国快打九游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