滤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滤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追寻还未远去的历史印痕《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2 17:34:49 阅读: 来源:滤布厂家

追寻还未远去的历史印痕

牡丹江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概述

牡丹江大鹏新闻网讯“非物质文化遗产”指被各群体、团体、有时为个人所视为其文化遗产的各种实践、表演、表现形式、知识体系和技能及其有关的工具、实物、工艺品和文化场所。各个群体和团体随着其所处环境、与自然界的相互关系和历史条件的变化不断使这种代代相传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创新,同时使他们自己具有一种认同感和历史感,从而促进了文化多样性和激发人类的创造力。

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主要包括:口头传统和表述、表演艺术、社会风俗、礼仪、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传统的手工艺技能。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人类以口头或动作方式相传,是具有民族历史积淀和广泛、突出代表性的民间文化遗产,它曾被誉为历史文化的“活化石”,“民族记忆的背影”。

我市成为全省“名录项目”大户

鞑子秧歌、宁古塔民间故事、满族踢行头、东宁民间传说、宁古塔满族萨满神话、朝鲜族牙拍舞……说到牡丹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确实有许多值得称道的地方。目前,我市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数量,在全省各地市中名列第一,花甲礼则是黑龙江省率先跻身国家名录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很多专家学者也都称牡丹市是名副其实的“名录项目大户”。

2006年,我市就开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工作。文化等部门对各县(市)普查上来的项目,进行严格筛选,并组织专家进行论证,还推荐了《满族东海莽式舞》、《鞑子秧歌》等9个项目,申报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最终有8个项目被批准为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全省各地市中名列前茅。此后的几年,我市一直积极申报,并取得了喜人的成绩。截至今年6月末,我市已经普查上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共计338项,成功申报了113项价值突出、地域特色浓厚、传承脉络清晰的市级名录 (含已申报的省级名录和国家级名录),以及省级名录47项(含已申报的国家级名录),国家级名录1项,其中仅省级名录的数量就占全省的25%。

2006年末,市政府还召开了非遗保护工作会议,确立了有关机构设置及普查、申报、保护、利用工作机制和原则,成立了以文化局牵头,市民宗局、市商务局、市卫生局、市教育局等九家单位参与的联席委员会,文化局率先在全省成立了市非遗保护中心,配备了各种设备,中心还向社会聘请27位学者、教授、艺人,成立了专家委员会。在政府和社会的大力支持下,中心工作顺利启动,并制订了《牡丹江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方案》、《牡丹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计划》、《牡丹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管理暂行规定》等。

目前,我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覆盖各县(市)区,包揽了非物质文化遗产10大类中的9类,包括民间文学类、民间音乐类、民间舞蹈类、传统手工技艺类、民俗类等,只有传统医药类尚属空白。在所有名录类别中,民间手工技艺类项目最多,达到了31项,占总量的27%,凸显了我市悠久的文化底蕴和丰富多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内涵。但大多数市民也会发现,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中,还有很多是他们所不了解的内容,他们在为牡丹江有这样神奇美妙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骄傲的同时,也很担忧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情况。

传承人是非遗保护工作的核心,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这样评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无形的、看不见的,它需要以人为载体传承,传承人的身上承载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薪火。”而我市9大类别113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中,每个项目都有其代表性传承人,这也许更是值得市民们骄傲的地方。

“达.芬奇密码”背后的振兴

几年来,我市的申遗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然而正如专业人士所说,这些遗产如果不开发利用,那一切都只能是数量的叠加,工作的累积,现实意义不大。为此,我市申遗保护中心响应上级文化部门的要求,将工作转向了重申报更重视保护、传承、开发利用上。

揭秘“达.芬奇密码”

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说,人是最关键的。文化薪火相传要靠人,产业实施更需要靠人。为此,我市建立起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制度,支持和鼓励传承人开展带徒授艺等传承活动。像满洲族人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但却鲜见关于萨满神话的记载,反倒是那些满族大萨满们口传心授的神话传说里,蕴藏着“达.芬奇密码”一样的神秘。

据说,曾祖居宁安塔的已故著名满族故事家傅英仁老先生是位德高望重大萨满,他穷其一生,守候着一个民族的神秘。他的文字传承人张爱云,听他口述整理出版了《满族萨满神话》、《傅英仁满族民间故事》等,艰难地完成了这部足以填补世界民族文学空白的精神财富。而他的舞蹈传承人孟秀霞,则进一步把《鞑子秧歌》、《扬烈舞》等延续下来,至今广为流传。

舞蹈家杨丽萍的《云南映像》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因为加入了特色的民族文化元素,那么我们的《镜泊湖红罗女和绿罗女传说》》、《镜泊湖传说》、《八女投江故事》、《鞑子秧歌》等,若以原生态节目或元素形式,渗透到歌舞中、制作成动漫产品,走进平常百姓的视野中,没准也能成为具有品牌效应的传世之作。

挖掘文明的土壤

目前,通过深入广泛的普查,我市已经初步确立了镜泊湖传说、渤海国文化、宁古塔满族文化、流人文化、闯关东文化、中国朝鲜族文化、中俄文化、口岸文化、抗日文化为我市非遗的主要资源形态。

“肥沃的文明土壤,不难培育繁茂的文化果实。”牡丹江师范学院历史与文化学院院长刁丽伟说,渤海国史称海东盛国。当下,关于它的文化研究,学院相关专家正在普查、立项、申报。学院通过努力,成立渤海历史文化中心,把无形的文化嫁接到了现实研究工作中来,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她认为,可以通过整理发掘,将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内容撰写成教材,在课堂上讲解,让更多学生了解那段历史,了解我们生长的这片文明沃土。

牡丹江流域是满族的发祥地,它的原始性和神秘感耐人寻味。在专家学者眼中,民族地域特色愈浓愈有开发利用价值,他们一致认为,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必须牢牢抓住“保护”这一核心。搞产业,不等于是工业化、机械化。相反,非物质文化遗产要想形成产业,就必须以传统技法、传统文化为核心。像宁古塔朝鲜族冷面制作技艺、朝鲜族传统服饰制作技艺、宁古塔朝鲜族打糕制作技艺、宁古塔朝鲜族泡菜制作技艺等都已经走上了产业化之路。

扭转尴尬的境地

从古肃慎民族、挹娄、勿吉、女真到满族,这里的人类文明薪火相传,并由蛮荒走向文明。先民既创造了辉煌的物质文化,也创造了繁荣的精神文化,如何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让这些宝贵财富在保护中发展,并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有效推动力,是需要人们着重思考的问题。

当今,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面临的主要困难是资金缺乏。拿鱼皮制作技艺来说,本身这种技艺就需要以大量的鱼皮作为成本,在加工制作过程中,还会产生额外的附加成本。作为该技艺的传承人,曾几度因囊中羞涩而找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鱼皮制作技艺传承人面临的问题,在其他传承人中也普遍存在。

然而,同样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响水水稻种植技艺做出开发利用方案后,在同行业中的价格话语权和竞争力明显增强。目前,让有关传统技艺、商贸习俗的名录,直接参与当前的市场开发和市场竞争,挖掘文化价值的同时,深度挖掘它巨大的经济价值,是非物资文化保护中心正在协调和努力的一件事情,这也是为传承人减压的一个有效途径。

有关专家认为,不妨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开发基金,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理论及技艺研究、产业创新、传承人及传习活动经费补助、民俗活动补助、资料抢救整理及出版等,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水平。同时,科学地策划一些小型的、易于操作的工程保护,进行专项保护。例如,朝鲜族流头节工程保护、宁古塔萨满祭祀工程保护等,这样非遗保护之路才能越走越平坦。

谁来延续“香火”

在我国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既有管仲、萧何、韩信这样的文臣武将,也有黄道婆、蔡伦、鲁班这样的能工巧匠,他们都是中华文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目前,活跃在我市各条战线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同样是中华文明火种的承载者和传递者。

如何保护民间的“黄道婆”

高尔基说,一个民间艺人的逝世,相当于一座小型博物馆的毁灭。近两年来,我市有三位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相继去世,他们是满族说部《招抚宁古塔》项目的传承人赵君伟,《东宁民间故事》的传承人石玉清,《满族语言》、《关氏家族满族萨满祭祀(满族萨满家祭)》的传承人关玉林。

宁安赵君伟生前有满族说部《招抚宁古塔》问世。多年前,记者到他家采访时,他住在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土坯房里。他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就听父辈讲故事,于是对民间文学产生了兴趣。1946年参加工作后,他经常结合教学给学生讲述民间故事,受到了学生们的一致欢迎。1979年参加县民研会以后,借业余时间,他走访县内外六个镇五个乡22个村屯,采访了72个故事讲述者,留下了上百本“田野笔记”,整理出汉、满、回、朝鲜族民间文学作品151篇,其中大量作品已经发表。

另一位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关玉林,虽然身居山村,却有学者之风。他整理保存下来的“神本子”,不仅有详细的祭祀记录,还对历史上的满族萨满祭祀进行考证,具有很强的史料价值。另外,作为全国为数不多的几个会说满语的人之一,他深切感到教授满语的重要性,于是在临终前的几年里,想尽一切办法传承他的技艺,办满语学校,教6个同村的满族村民满语。而那时的他已经85岁高龄,拄着拐棍上满语课的情形让记者印象深刻。可令人遗憾的是,虽然他收了几个弟子,但无论是说满语,还是对满族祭祀的活动进行研究和实践,还无人学到其精髓。

这些传承人技艺精湛,却不能避免他们生前面临的尴尬——因为整理和搜集非物质文化遗产导致生活陷入困境。资金短缺、后继无人,已经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一个难解的症结。

“抽水机”能否变成“赚钱机器”

通常说来,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过程中,有两个主体:一个是传承主体,一个是保护主体。前者是指直接参与传承的人或团体,后者是指鼓励、推动、扶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政府部门、学界、商界及媒体等。有人把传承人陷于生活窘境的原因,统统归结于政府支持不够,这是不客观的。

据了解,2006年以来,我市政府部门投入了一定资金,重点支持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项目,然而这些资金如果均摊到每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上,仍是杯水车薪。充分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潜在的市场价值,把传统的“文化瑰宝”推向市场,并转化为相关的文化产品,形成文化品牌效应,应当是一个突破口。

最典型的例子是赵本山的刘老根大舞台。赵本山和李秀媛同为二人转的传承人,在二人转表演上各有所长,李秀媛生前在黑山县城一处低矮的平房中,拖着虚弱的身体,一遍遍指导学生表演二人转的传统技巧;而赵本山则把二人转“转”到了长春、天津、哈尔滨,北京,甚至推广到长江以南。

应当说,这两条传承之路都无可厚非,但显而易见的结果是,固守着农耕土壤的传承成了“抽水机”,而适应了市场的传承则成了“赚钱机器”,无可回避的一点是,有了钱,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也成了“有源之水”。我市113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将其中的一个零头开发利用起来,或许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抢救文化遗产,是每个人的责任

不久前,宁安市江西村又举办了一次流头节,不光是朝鲜族人民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其他各族人民也积极参与,更有专家和学者远道而来。面对一场特殊的民俗盛宴,不同的人品出了不同的味道,但大家达成的共识是,如今的流头节不但重内容,而且越来越重形式了。作为流头节的传承人吴哲洙一口咬定:“不管形式发生怎样的变化,传承都不能丢了文化的魂,其具有的文化特质是根深蒂固的。”

海林市文化局创编室主任孟忠会告诉记者,在牡丹江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海林市的“满族踢行头”、“满族靰鞡制作技艺”、“满族泥火盆制作技艺”、“宁古塔满族丧葬习俗”等都已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他认为,这些宝贵的财富必须抢救,否则容易失传。他举例说,满族泥火盆作为一种取暖器物,历经千年,曾在东北农村广泛使用。其制作看起来简单,其实每道工序的要求都十分细致和严谨。如今,在海林农村和山区,仍有极少数人在使用这种取暖器。

孟忠会说,喜欢电热设备取暖不是问题,问题是不能因此把老传统都丢掉。这些技艺作为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蕴含着当地特有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想象力和文化意识,是南方城市或者其他国家没有的,能彰显我们当地的文化特色,如果这种技艺失传了,那么也就相当于断了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香火”,抢救文化遗产,是每一个人的责任。

“非遗”的软实力

面对““非遗””的不断升温,长期心系““非遗””,对“非遗”有着深入研究的宋德胤、谢景田、孟忠会等专家学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欣喜地指出,这是人们对“非遗”的文化自觉。在他们看来,对“非遗”的关注、保护和传承,是一种文化使命和文化责任,更是一种时代担当。在“非遗”魅力持续绽放之际,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提升我市的文化软实力,应当成为保护、传承和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题中之义。

“非遗”是特殊的庄稼,无形的金矿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种特殊的庄稼,也是巨大的无形金矿。”在宋德胤抛出这样的观点时,立刻给记者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

作为《镜泊湖传说》的传承人,宋德胤认为,“非遗”是农耕文明的产物,随着农业一起繁荣起来,它有根系,也有文脉。它在农耕文化的土壤中,生根、发芽、结果,成为一种特殊的庄稼;但和普通庄稼不同的是,“非遗”是一种精神粮食。

宋德胤说,在浩浩荡荡的传统文化洪流中,“非遗”是最具区域性,最贴近老百姓的代表之作。关玉林、杨学清是满族民俗专家,他们主待的关氏萨满祭祀、杨氏鹰神祭,两个项目都被选为省级名录。吴哲洙传承的《朝鲜族流头节》已从一个单一的习俗活动,发展成为集游艺、饮食、科技为一体综合性的朝鲜民族节庆活动。海林市的关志厚是《踢行头》、《满族婚俗》两个省级名录的传承人,他是海林市满族民俗礼仪文化的集大成者。张国屹传承的省级名录《满族萨满祭祀神调》是研究满族音乐的一把金钥匙,杨锡九传承的省级名录《靰鞡制作技艺》记录了东北满族先民传统服饰艺术的发展演变史。穆棱市的凌国庆是省级名录《漆糊酒篓制作技艺》的传承人,他传承的这个项目是中国古代储运酒类储运酒器具的独特技艺。

在此基础上,宋德胤认为,还应当通过“非遗”积极打造幸福工程、教育工程,让“非遗”走进社区,走进百姓,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同时,把“非遗”与青少年教育相结合,实现“非遗”传承和保护的接力。

“软”实力下的“硬”产业

“非物质文化遗产又是一个地区的文化身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傅强不掩饰对“非遗”作为一个区域文化基因的高度赞誉。他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水土成就一方文脉。每一个地方都有属于他独一无二的地理坐标和区域文化,这就是一个城市的“精、气、神”。如果没有文化内涵,城市就失去了个性,变得千城一面,这将是精神家园的失落。在他看来,鲜明的渤海国文化、宁古塔满族文化、流人文化、闯关东文化、中国朝鲜族文化等,就是我市最重要的文化身份,而那些具有独特魅力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无疑在我市的文化基因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非遗”发展旅游产业,要形成景观、景点、旅游线路。”傅强说,像举办流头节的宁安市渤海镇江西村,办起国内首家农民满语夜校的宁安市海浪镇伊兰岗满族村等,这些景点更多的是一种博物馆式的展示,不够鲜活,缺乏生命力。文化开发出的旅游产品应当具有时尚性、娱乐性、参与性和实用性,这也就决定了要用创新、创意对“非遗”的旅游产品进行开发。比如说民间的一些节日、庆典、庙会,可以在里面融入一些群众喜闻乐见、参与度较高的项目,使之真正变成民众的嘉年华。

有关民俗专家强调,要把“非遗”景观、景点串珠成线,形成一条完整的民俗旅游线路,这能让游客更加便捷地游览到更丰富的内容。他们举例说道,如果把鞑子秧歌、满族扬烈舞、满族踢行头等表演串联起来,形成一条民俗表演走廊,这样的旅游线路内容就十分丰富。

让“过去”成为走向未来的财富

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浪潮下,一些本土的传统文化正在走向衰微甚至消失。经济持续发展的我市,正在不断增加对传统文化艺术保护的投入,以传承弘扬民族文化。去年,我市获批全省少数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园区,这为我市实施静态、动态和整体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了良好的大环境。

由此可见,生态环境对民族的正常生产方式和生活习惯产生促进作用,从而对文化艺术的保护和发展带来积极影响。例如宁安满族的达子秧歌反映的内容是一个民间传说,其历史已经非常久远。它讲述了辽金时期,东海窝集部的女穆昆达,带领本族的姑娘们采取戏谑的方式反抗强权的故事,这个舞蹈传达了满族人民的思想感情、精神风貌,集艺术性和群众性为一体,长期传承,持久不衰,既给人们带来了视觉享受,也创造了经济价值。

“发展文化产业,不仅能够拉动一方经济的发展,还能够通过对文化的消费,产生极大的教育功能,提高民众文化素质。”傅强表示,通过“非遗”等传统文化的号召力、影响力、凝聚力,提升我市文化软实力,让“过去”成为走向未来的财富,是“非遗”的重要历史使命。

(责任编辑 铻渔)

广州奥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广州鸿诚轻胶泡棉制品厂

鸡泽县社平百货门市

康柏国际生物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